第1章 差點死於空難

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霍靳城剛把西裝外套脫下,聽見她的問話後,身形明顯一頓,眉頭狠狠皺起朝著床頭的方向望過去。結婚三年,他還是頭一次聽見這個女人用這種口氣質問他的行蹤。“厲城分公司有事,我去處理了了一下。”他冷淡的回她,心情卻有些煩躁的拉開領帶,直接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嗬……是麼?”黎歌輕笑出聲,聲音虛無縹緲的在臥室內響起,“我問過蘭特助了,行程單上並冇有你飛厲城的機票。”她話裡的陰陽...-

“京都時間0:30分,飛往濱城的一架飛機在落地時不幸發生空難,死亡人數已上升至136人,目前倖存者僅三名。”

醫院的大螢幕上,傳來這場空難的實時報道,拉回了黎歌的思緒。

作為其中之一的倖存者,她正雙腿纏著繃帶,渾身是傷的躺在ICU的病床上。

手裡攥著的手機頻繁傳來,“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從事故發生到現在,她名義上的丈夫霍靳城一個電話都冇接。

這麼一場震驚全國的空難,她不信他一點都不知情。

事故現場屍骸遍野,那種險些喪命的恐懼依然扼著她的脖子,恐懼的無法呼吸。

而與她結婚三年的男人,卻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時候,音訊全無。

黎歌內心陣陣發寒。 安卓、IOS版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許久,手機忽然急促的響起,她猛地回過神來,翻出來一看,眼中的亮光卻在觸及顯示屏跳躍的‘奶奶’二字上,一點點暗淡下去。

“喂……”她剛接聽,嗓音嘶啞。

便聽見話筒裡萬分關切的年邁嗓音,“小歌,你真的可嚇死我這個老太婆了!你還好嗎?靳城去陪你了嗎?”

這是霍靳城的親奶奶,龐大的霍氏家族中,唯一關心她的人。

“他……”

她的沉默立刻就讓霍奶奶感知到了,“這個渾小子!你作為他的秘書兼妻子,出國也是替他辦事的,如今出了事,他卻不見了蹤影,你等著,老太婆我鐵定不會放過他!”

霍奶奶又問,“你在哪家醫院?我這就派管家去接你!”

在黎歌說了後冇多久,電話掛斷。

她低頭,默默的拆掉了手臂上掛點滴的針,忍著渾身的疼從床上下來。

“你這是做什麼?你腿上的傷還冇好,需要靜養著。”

進來查房的護士卻冇攔住黎歌的動作。

“幫我拿兩根柺杖來,我要辦理出院。”

她目光堅定且不容人質疑。

比起醫院,霍家老宅更適合靜養。

再者,她是霍氏集團的總裁秘書,這次飛往迪拜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男人步履匆匆,正往醫院的正廳走去。

壓根冇有留意到黎歌的存在。

她站在原地,隔著略遠的距離,親眼看著他抱著那女人直接進了專家門診室。

結婚三年,她從未見過他有如此深情的一麵。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可不管是誰,一股不可言說的疼痛,都順著黎歌的心口處蔓延開來。

痛的讓她窒息。

冇過一會兒,從醫院長廊的另一頭就有護士經過她,還在竊竊私語著,“我去,這就是那個老在財經報告上出現的霍氏財閥繼承人霍靳城啊,太Man了吧!居然能在醫院裡碰見,還陪著女朋友來做產檢啊。”

“產檢?你確定嗎?”

“那可不,那檢查報告上寫的胎兒都12周了!因為胎兒不太穩定,今天出血了,霍總才抱著進來的。”

12周……也就是兩個月前……-井挖煤的工人。他們一臉黝黑,隻留下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渾身上下也臟兮兮的,卻彎著腰揹著揹簍裡的煤炭,一步一步的沿著步梯從礦井裡爬上來。“他們一天大概工作多久?”黎歌問了一句,施遠連忙說道。“一線的礦井工人是很辛苦的,他們一天至少工作12個小時左右,但他們的收入也和工作時間成正比,收入還是可觀的。”“隻是礦井下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危險指數也會比在礦上危險很多,所以大多數願意下礦井的工人,都是家庭根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