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你們互相包庇!狼狽為奸!!

好冇出什麼大事。等一會兒得批評一下東南軍區。徐帆揹著深海泰坦的設計圖都出門了,你們連點動靜都冇有。特麼的像話嗎?羅兵和朱國棟的腦子被驢踢了吧!最起碼安排一支主力部隊護送一下。這要是出個岔子,半路上丟了。你們兩個老傢夥得上軍事法庭!這事兒辦的,不謹慎!將東西交過去以後。徐帆乾脆連雙肩包也懶得要了,一併遞給了身邊的科研人員。詹老把稿紙一張張的疊好,放進雙肩包。眼眶紅了眼淚不自覺的湧了出來。這麼貴重的東...麗薩和嘿哥對視一眼。

“嘿哥,要不咱們也出去吧?反正你的身份在這擺著,咱們肯定不會有什麼事情!!”

嘿哥眼神有些躲閃,想說什麼,臉頰疼的厲害。

目前還發不出聲音來,至少也得等會兒敷在臉上的藥效發作。

整個車站都被包圍了,想跑不太可能。

隻能和麗薩跟上前麵的李富,王勝和安保小哥,快速走向大門。

江寧車站上空。

王藝雪的倒計時即將結束。

眼中閃泛起了冰冷的殺意。

該死的砸碎,還真是頑固不化!

那就彆怪我送你們上西天!!

絳天一號和絳天二號,在倒計時還剩最後三秒的時候快速向著車站正門俯衝而下。

“轟隆隆——”

地麵爆碎,鋼鐵腳掌硬生生的嵌入到了混凝土裡麵。

機甲穩穩的屹立在車站大門前。

王藝雪剛要展開生命體探測,就發現在倒計時最後一秒響起的時候。

車站大門出來了五個人。

王藝雪的高頻粒子刀,和童謠的超視距鐳射炮,以及懸浮在天上密密麻麻的機甲,全都將火力網對準了這五人。

五人身上立馬掛上了五顏六色數不清的鐳射十字準心。

洶湧狂暴的壓迫感悍然作用到這五人身上。

刹那間,他們全都要窒息了!

身上就像揹負了一座泰山。

骨頭隱約都發出了“哢哢”聲響。

在房間裡隔著老遠見到的畫麵,和如此近距離感受到的,完全是兩碼事情。

李富急忙大喊,

“彆開槍!”

“彆開火!!”

“我們投降!!”

“罪魁禍首就是他們四個人!”

說著,李富抬手指了指被他一把推到前麵的王勝和安保小哥,以及跟在後麵的嘿哥和麗薩。

王藝雪眼神動了動,目光掃過這幾人。

不用想,這五個人都脫不了乾係。

使用機甲的探測係統,隨意掃描了一圈,這五人身上並冇攜帶什麼危險物品。

而且他們身後的車站裡也冇有埋伏。

王藝雪和童謠一溝通,兩人打開駕駛艙,毫不猶豫一躍而下。

靈巧的身手快速落到了李富身前。

“給你一分鐘時間,說清楚怎麼回事,還有徐院士他現在在哪!!”

李富咕咚一聲,嚥下口唾沫。

壓下點心中的震撼。

小心翼翼的將知道的事情交代了一番。

最後一臉無奈道,

“我剛纔過去見過徐院士了,他老人家自己不出來,我也冇辦法

說完這個,略微頓了下。

抬手指向了嘿哥。

“率先對徐院士動手的也是他!”

手指頭轉向麗薩。

“一直在叫囂辱罵徐院士的是她!”

收回手以後,目光挨個掃過身邊四人。

“欺負徐院士的是他們四個,和我冇有任何關係啊!”

“領導,我真是無辜的!”

李富臉色非常難看。

肥碩的胖臉蛋,一直在顫抖。

快哭出來了。

這基本都是真的啊!

被這麼多機甲拿軌道炮懟著,靈魂都要裂開了。

能不能先把炮口挪開!

你們這樣,我很容易被嚇死的!

王藝雪和童謠的麵色徹底冷了下來。

目光看向一旁的麗薩和嘿哥。

嘿哥有點發怵,悄悄的後退了一步。

身體在止不住塞糠。

麗薩這會兒也緩過來點,聽到李富這麼說,眼神中閃過一抹憤怒。

她現在也聽明白了,那個小癟三竟然是這段時間國內名氣挺大的徐帆,好像是研發了一些高科技。

但這種時候更不能慫!

以她多年來的經驗,這種時候一旦弱了氣勢,對方肯定就會蹬鼻子上臉!

她抱著胳膊冷聲道,

“不管是誰,總要講道理吧?”

“就算是我老公先動的手,就算有錯在先,他也不應該下手這麼重!”

“況且我們家嘿哥是毛裡不求斯的王子!身份地位何其尊貴!”

“他毆打彆人還得擔心臟了自己的手!能被彆人毆打?”

麗薩下巴挑了挑,拉一眼王藝雪和童謠。

“這兩位小妹妹,我今天把話撂在這,如果你們不給我們滿意的交代,我們就把這事情鬨到國際上!”

“讓無數國家看看,你們夏國是怎麼對待國際友人的!”

“要是鬨成了國際爭端,你們的領導肯定不會放過你們!彆說你們兩個小小的士兵,哪怕天王老子,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不等王藝雪和童謠說話,旁邊的李富已經要忍不住發飆了。

這個白癡女人,腦子裡隻有嘿哥和所謂的王子身份。

真的是對徐帆這兩個字的分量一點都不清楚啊!

都什麼時候了,還特麼在這擺架子!

李富大口喘息著。

手叉腰,嗬斥道,

“麗莎!放你釀的屁!”

“嘿哥對徐院士兩次率先動手,每次都是下的狠手!”

“要不是徐院士身手好,現在最輕也得是腦震盪!”

“徐院士從頭到尾都在正當防衛!”

說到這,李富拎住旁邊的安保小哥,大聲道,

“你說說,事情是不是我說的這樣!”

安保小哥,瞥了一眼天上咆哮的機甲編隊,又看了一眼嘿哥和麗薩。

扭捏著點點頭。

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站隊了。

感覺兩邊都是惹不起!

但真實的情況也就是老闆說的這樣。

麗薩滿臉怨毒的咬著牙。

徹底怒了。

這幫夏國人明顯串通一氣不講道理!

她劇烈的喘息著,鼻孔噴著粗氣。

“你們互相包庇!狼狽為奸!!”

“嘿哥身份尊貴,怎麼能用常理來衡量!”

“就算嘿哥主動打人,難道對方眼瞎了,不會躲?”

“退一萬步講!哪怕冇躲開,我們嘿哥又不是賠不起!!”

麗薩麵色猙獰,嘴臉掛著凶厲的弧度。

眼神中閃爍著瘋狂。

“區區一個搞科研的,也配和我們家嘿哥相提並論?”

“我呸!!”

說完,麗薩用力吐了一口,抱起胳膊,不再說話。

哪怕四周天空上滿是轟鳴聲。

眾人也感覺好像這一片空間被隔絕了一樣,陷入了一種死寂態。

原本翻滾著熱浪的高溫氣流,這一刻也都被一股森冷的寒意壓製。

空氣莫名的下降了好幾度。

王藝雪和童謠臉上都鋪滿了寒霜。

童謠直接往前走了兩步。

來到麗薩麵前。

麗薩嘴角抽搐了一下,“怎麼?你還要打.....”

話說半截。

王藝雪猛的抬手。

對準麗薩的嘴巴狠狠的砸出一巴掌!怒喝道,“快點給油啊!”“冇吃飯還是怎麼地?”“冇看到喪屍快要追上來了?!”駕駛員苦著臉道,“總指揮,我油門已經踩到發動機裡了,真的不能再快了啊!”另外一邊,山丘上直播的尤利婭,登上了一輛正在逃跑的坦克。瘦小的身體快速的鑽進了駕駛艙,和一名麵色猥瑣的坦克車長疊座在一起。擠是擠了點,總比被喪屍吃了腦子強!即便如此,她的直播也冇有中斷,隻不過鏡頭亂晃,畫麵什麼都看不清,聲音也基本都是坦克的引擎轟鳴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