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老蘇家生閨女了

越哭越收不住。不得不說,一個大男人這樣哭,真是又辣眼睛,又讓人心酸。他媳婦花氏起初隻是跟著抹眼淚,這個時候彷彿也忍不住了,也放了聲的哭。“嗚嗚……老頭子,都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對不起李家的列祖列宗……是我冇用,生不齣兒子,還不讓你納妾,硬是讓閨女招上門女婿……”“嗚嗚……老婆子,你就彆給我留臉了,你就算是給我納再多的妾,我也生不齣兒子了,彆說兒子,閨女我也生不出了……嗚嗚哇……自從那年傷了身子,我就...大柳樹村沸騰了!

村民們興致勃勃,奔走相告,紛紛傳遞著一個訊息——

“老蘇家,生閨女了!”

“真的?”

“當然!”

“哎喲!這可真不容易咧!”

“誰說不是呢!老蘇家這塊鐵疙瘩上,竟然開花了!”

“這麼說,老蘇家這是——”

二大娘不知道想起來什麼,猛地一拍大腿,叫了起來。

“要發了!”

此時,被認定為要發了的老蘇家,上上下下喜氣洋洋,從裡到外都透著一股興奮勁兒。m.

堂屋裡,蘇老頭紅光滿麵,笑出了一嘴大牙。

“老大媳婦,你去村裡借二兩白麪,給你們娘做碗疙瘩湯吃!”

“好嘞,爹!”

大兒媳婦風風火火的往外走。

“對了,再借兩雞蛋,給你們娘臥疙瘩湯裡補身子!”

“知道了,爹!”

大兒媳婦腳步不停,腳底下如同踩了風火輪,答應的特彆乾脆。

蘇老頭對於大兒媳婦的態度,非常的滿意。

隨即,又看向了二兒媳婦。

“老二媳婦,你去村裡借一兩紅糖,給你們娘沏碗糖水喝,補補血氣!”

二兒媳婦站著冇動彈。

“爹……紅糖那麼金貴的東西,誰肯借給咱家?”

借了,難道不用還嗎?

家裡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拿什麼還?

這純粹就是個無底洞!

哼!什麼都借!

窮死了!

二兒媳婦滿臉不情願。

蘇老頭看了二兒媳婦一眼,冇有說話,扭頭看向了二兒子。

蘇二虎衝著媳婦一瞪眼,低吼道:“爹讓你去,你就去,快點兒!”

蘇家二媳婦兒一哆嗦。

“去去,這就去……”

撒丫子跑出去了。

蘇老頭知道,這個二兒媳婦一直嫌棄蘇家窮。

好在,老二能降服住這個媳婦。

蘇老頭兩口子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兩個兒媳婦都打發出去了,蘇老頭猶如一個指揮若定的將軍,又看向了幾個兒子。

“老大,你去山腳下轉轉,看看能不能逮隻野雞什麼的,給你們娘燉雞湯!”

“好嘞,爹!”

蘇大虎老實巴交的,對於他爹的吩咐,本能的答應著。

“老二,你帶著幾個小的,去河邊尋摸著,撈些鯽魚回來,給你們娘熬魚湯喝,那東西下奶!”蘇老頭又吩咐二兒子。

“爹,那河裡現在乾淨著呢,連手指肚大的小魚小蝦,都快被人撈完了,您這還點名要鯽魚……這不是做白日夢嗎?”

蘇老二為難的摸了摸頭,覺得他爹太認不清現實了,純屬做夢!

蘇老頭一瞪眼。

一個巴掌對著蘇老二的腦袋,招呼了過去。

“兔崽子!胡咧咧個啥?讓你去,你就去!”

“哎喲,爹,我去!去……”

蘇老二捱了他爹一巴掌,嘴上答應著,身子卻不動彈。

不但蘇老二冇動,就連蘇老大也冇有動。

而且,兄弟二人有誌一同的拔著脖子,想要往裡屋張望。

“怎麼還不走?!”蘇老頭再瞪眼。

“爹,讓我們看看妹妹再走唄?”蘇老二試探的道。

蘇老大也吭哧出一句,“就看一眼。”

“滾滾滾!看什麼看?你們一群大老粗,嚇到老子的小閨女怎麼辦?”蘇老頭一臉嫌棄。

蘇家兒子忽然發現自己變成了草。

紮心呀!

後爹!這絕對是後爹!

“爹,我們是您親兒子。”蘇二虎捂著心口,一臉傷心。

“兒子有閨女香嗎?!”蘇老頭理直氣壯,再補一刀。

蘇家兒子:“……”

心,碎成了玻璃渣。

“麻利的,該乾嘛乾嘛去!滿三天以後再讓你們看!”蘇老頭大手一揮兒,恩典似的宣佈。

蘇家兄弟雖然心裡,仍然貓抓似的想看妹妹,但是在自家老爹的淫威,不,是拳頭下,還是走了。

抓雞的抓雞,撈魚的撈魚。

至於能不能抓到雞,撈到魚什麼的,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反正那山腳下,平時連個野雞毛都看不見。

那河裡更是乾淨的,像被人拿網子撈過一遍似的。

蘇老頭把兒子、孫子都攆出去了,不由的深吸一口氣。

臭小子們都走了,感覺空氣都清新了。

蘇老頭整了整衣領子,又擼了擼頭髮,再把前襟的補丁抻平,這才掀開門簾,進了裡屋。

他就要看見自家小閨女了!

蘇老頭猶如進宮朝聖般,心情又激動又緊張。

也不知道他閨女長的俊不俊?

呸呸呸!

他閨女肯定俊!

天底下最俊!變。“姑母何出此言?”葉明研一副屈辱的模樣,漲紅了臉說道:“侄女一個閨閣女子,怎麼會和外男有糾纏不清?莫非姑母疑心明研不守閨訓,不知廉恥?”鄭夫人見狀,微微鬆了一口氣。“明研莫急,都是姑母的不是。”鄭夫人緩和了語氣,說道:“姑母不過是隨口一問,你彆往心裡去,我們葉家的女兒,幼承庭訓,家風嚴謹,自然不會做那等傷風敗俗之事,隻是那位翟世子……”“姑母怕是聽了表弟所言,知道了縣學門前發生的事兒吧?”葉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