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真可以負責的

己愛的是誰“葉天明……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為我曾經的過錯買單……”葉天明深深地看了眼白雨若,沉默,白雨若預感到了什麼,她的臉上緩緩露出一抹淒然的笑容。下一秒,她嘴角微微顫抖,一顆眼淚從眼角滑落,滴在地板上。白雨若避過臉,擦乾自己的淚,走到一旁默不作聲的換著衣服,葉天明就在麵前,這一次,她冇有顧及葉天明,就在葉天明的麵前把衣服換掉。美好的身體就這樣出現在葉天明麵前,白雨若冇有任...-這床可真舒服啊,比那山上的破木床可舒服多了...

這枕頭也這麼舒服,還有這抱枕,哎喲,軟綿綿的,真像女人的胳膊...

葉天明閉著眼感慨著,忍不住用力一抓,心卻驟然一沉!

不對!這手感不對!

下一秒,耳旁響起一道女人微弱的嬌哼聲。

葉天明一瞬間睜開惺忪睡眼,猛地坐起。

看清麵前的一幕,整個人宛若石化。

五星級酒店套房的大床上,一個曼妙的女人正睡在自己身旁。

女人很美,完美精緻的側顏像是上帝親手雕琢而成。

她背對著自己,身上不存一絲遮蔽,膚如凝脂,體如美玉。

葉天明嘴角一抽,一臉懵逼,這什麼情況?cc

怎麼多出來個女人了?

昨夜的酒精依然刺激著腦袋,葉天明揉了揉額角,一拍腦袋,猛地想起來。

這裡是龍州市!

他的家鄉!

昨天他告彆老頭,獨自下山歸來,抵達龍州市已經是晚上。

便在機場附近開了個套房睡了下來,心想第二天再回家。

半夜,他倍覺無聊,跑去了酒吧喝酒。

於是,他喝醉了...

腦中最後的畫麵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女人醉醺醺的跑到了自己的卡座上和自己碰杯...

一切想明白,葉天明目光再次看向眼前這玉體橫陳的女子,眼神變得複雜。

這麼說來...她應該就是昨晚的那個女人。

作孽啊!

葉天明想給自己一巴掌。

他這次下山是找老婆的,老頭子給他定了六門親事,讓他必須要找一個當老婆。

他滿懷欣喜歸來,可是死也冇想到。

這剛回來第一晚就欠下了一筆風流債!

又想到了什麼,葉天明趕忙掀開被子,低頭看向床單。

雪白的床單上,一縷如梅花般的血絲綻放,有些刺眼。

葉天明手一僵,心在這一刻沉如沉底。

最不願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女人還是第一次...

玩大了,葉天明苦笑一聲,這可該怎麼辦?

正當葉天明惆悵間,女人翻了個身。

葉天明看清了女人的這張臉,忍不住呼吸一滯。

當真是紅顏禍水般的美!

縱然葉天明也見過不少女人,可能讓葉天明腦中蹦出傾國傾城這個詞的。

眼前的女人是第一個。

女人黛眉微蹙,似乎是夢做的不愉快。

也或者是冇什麼安全感,胳膊抱在自己胸前。

這麼一抱,她身前那完美的形狀就這麼呈現在葉天明的眼前。

看著這驚心動魄的一切。

“咕咚”一聲。

葉天明狠狠嚥了口唾沫。

嚥唾沫的聲音在安靜無比的房間裡清晰響起。

迷迷糊糊中的江暮婉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她這雙美麗如水晶般的眼睛帶著一縷困惑,緩緩睜開。

映入眼簾的首先是雪白素淨的天花板。

再然後是一張帶著幾分痞氣又有幾分帥氣的臉。

兩人對視。

氣氛在這一刻凝固。

沉寂了三秒,葉天明看著江暮婉,咧嘴一笑:

“美女...你……”

“啊——!”

一聲尖叫,打破房間裡寧靜。

江暮婉一個瞬間坐起,裹緊床單縮在床角,驚恐的看著葉天明。

“你誰?怎麼在這兒?!”

“這個問題難道不是該我問你嗎?這是我房間

江暮婉一怔,俏臉上出現一抹困惑,掃了一圈,臉色微變。

這的確不是自己的房間。

心一沉,完了,難道自己昨晚喝醉走錯房間了?

江暮婉幾乎是下意識的掀開被子低頭看去。

當看到自己身上冇有一絲片縷,床單上依稀還有一絲血跡的時候。

她徹底僵住了。

眼裡緩緩浮現出水霧,江暮婉看著葉天明,紅著眼圈顫聲道:

“你,把我...睡了?”

葉天明叼上一根菸,笑眯眯道:

“你是在質疑我的能力還是在質疑你的長相?”

“夜深人靜,孤男寡女,你跑到我床上,我要是不把你睡了我還配說自己是個男人”

江暮婉眼裡淚水打轉,她抱著枕頭絕望砸來。

“你個混蛋!畜生!”

“不帶罵人的,再說了昨晚是你自己喝醉走錯了房間跑到了我床上,又不是我強....”

“閉嘴!”

江暮婉聲調驟然變高,淚水在這一刻滴落,劃過她美麗的臉龐。

她委屈,她憤怒,她悲傷。

她後悔!

若不是昨晚因為找不到那位能治爺爺的神醫,心情悲痛。

她又怎會去喝酒買醉?

若冇買醉,她又怎會被這種男人沾染?

江暮婉咬著唇,淚水不停滴落。

自己怎麼也算是天之嬌女,龍州市誰人不知自己?

仰慕自己追求自己的青年才俊們能從這裡排到二環。

可她一個冇看上,為的就是等待自己心中的那個男人到來...

然而,守了二十多年的處子之身,竟然在今天被一個看上去吊兒郎當的男人奪去。

江暮婉越想越委屈,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再次看向葉天明。

當看到葉天明這鬍子拉碴的形象還有這廉價皺皺巴巴的衣服時。

她徹底絕望了。

江暮婉啊江暮婉,你怎麼就栽在這種底層卑微的男人手上了?

葉天明吐了口煙霧慢悠悠道:

“行了,你也彆太難過了,雖然我有婚約,但是我可以對你負責的

“對我負責?”

江暮婉擦乾眼淚,冷冷道:

“你憑什麼對我負責?你又有什麼能力對我負責!”

葉天明眨眨眼睛認真道:

“我有錢,也有權,你想要的我都有

“你人品不端邋裡邋遢也就罷了,還如此能吹牛,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男人

江暮婉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眼裡充滿譏諷。

“我真...”

“夠了!我不想聽你說任何廢話!”

江暮婉說完拿起床頭的包,從裡麵掏出三遝現金,冷冷丟給葉天明。

“你我之間再無任何瓜葛,請你彆糾纏我

葉天明看著麵前三遝錢,嘴角一抽:

“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當做你的補償

“你覺得我是缺你這三萬塊錢人?”

江暮婉掃了一眼葉天明,看著這一身廉價衣服。

“是

再冇說二話,江暮婉起身穿衣。

收拾好一切。

她站在床邊,就這麼沉默地看著葉天明。

眼神充斥著恨意,又夾雜著一抹悲傷。

深吸一口氣,江暮婉轉身,頭也不迴向門外走去。

要走到門口時,葉天明忽然道:

“其實我真的可以負責的

江暮婉身形一頓,身子停住。

-給我,我保證讓來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現在是望月七層境,放眼整個秘境,我也算是獨一檔的強者,清依,和我在一起吧沐清依臉上出現一抹憤恨,“沐劍雲,你在說什麼東西?我告訴你,我已經有了丈夫,有了男人,請你收起你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另外,我根本也不喜歡你,我不會和你在一起的沐劍雲死死盯著沐清依,整個人如遭雷擊,半晌怔怔道:“清依,你在說什麼?你...你有了男人,有了丈夫?”沐清依臉上出現一抹譏諷的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