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來了

燒般的燙,先前說的話像是巴掌一般打的她臉疼。她真的冇想到這個人就是葉天明,那天葉天明的身影她可是看見了。一人暴打那麼多人,還救下了兩個女生,簡直是所有人心頭的大英雄。跟慫貨兩個字...完全冇任何關係啊!看著葉天明,朱曉曉罕見的沉默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麵對葉天明。cc一旁江暮婉看著葉天明,眼神裡雖有震撼,但是比朱曉曉好一些。她沉默片刻笑了笑:“曉曉說的這個人原來就是你,我們所有人都冇猜到,你藏得還...-終於到了自家小院門口,葉天明的心一顫,向裡看去。

僅看一眼,葉天明的表情變了。

昔日的小院變得破落無比,裡麵還堆放著許多廢品,渾然不像人住的地方!

一陣風吹過,更顯得荒涼!

葉天明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切。

為什麼會這樣?

這還是自己的家嗎?

就在這時,旁邊有腳步聲傳來。

葉天明扭頭看去,是兩個撿垃圾的老人。

兩個老人瘦骨嶙峋,白髮蒼蒼,滿臉皺紋。

身上衣服更是又臟又破,滿是補丁。

背上的廢品垃圾太重,壓彎了兩人瘦弱的身軀。

每走一步,兩個老人都要歇一步。

葉天明看著這兩個老人,倍覺可憐。

年紀如此大了還要出來撿垃圾,當真是淒慘。

他走上前去,準備幫兩人一把。

剛走到兩人麵前,看清楚兩人的臉。

葉天明像是被閃電劈中一般,猛地僵住了!

這一秒,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在這一刻直衝葉天明的頭頂!

葉天明一瞬間淚水充斥眼眶,他再也忍不住,對著兩個老人顫聲道:

“爸,媽...怎麼會是你們?!”

兩人老人腳步停住,吃力的緩緩抬起頭,看向葉天明。

當看到葉天明的這一秒,兩個老人背上的廢品垃圾掉落在地。

“天...天明?!”

“爸,媽,是我啊!我是天明,我是您二老的兒子啊!”

葉天明眼裡滿是淚水,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兩老人。

兩個老人在這一刻也哭了。

他們兩個正是葉天明的父親母親,葉建國和徐翠榮!

徐翠榮緊緊抱著葉天明,哭的泣不成聲。

“天明...兒子,你終於回來了,媽這些年找你找的好苦啊!”

葉天明任由淚水滴落,看著父母如此,他心裡實在是難受啊!

“媽,你們為什麼會去撿垃圾?我記得你們不是有工作嗎?”

放開二老,葉天明替二老擦去淚水,心裡滿是疑惑。

葉建國和徐翠榮臉上浮現出一抹複雜的表情。

徐翠榮紅著眼眶笑道:

“孩子,先不說這個,走,咱回家!你肯定餓了吧,媽給你做飯吃

葉天明心頭一顫,剛忍住的淚水差點又要掉下來。

跟著二老走進小院屋子,葉天明心裡疑惑更重了。

自己當初離開的時候家裡還是好好的,父母都有著穩定的工作。

為何現在變得如此淒慘?

而且他剛纔隱約見葉建國身上有傷痕,那又是為何?

坐在桌旁,葉天明終於忍不住問道:

“爸,媽,這幾年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咱家變成現在這樣了?”

葉建國臉上滄桑的皺紋擠在一起,沉默片刻,他歎了口氣道:

“天明,這一切都是你舅媽做的

葉天明一怔,不可置通道:“舅媽?這怎麼可能?”

葉建國苦笑一聲:“天明,你應該還記得幾年前你舅舅和你舅媽要做生意缺錢,跑來我們家借錢的事情吧?”

葉天明點頭道:“我記得,當時您把咱們一家的存款都拿出來了,總共二十萬,他們後來還了嗎?”

葉建國搖頭歎息:“早知道你舅媽現在會變成這種人,我當年就不該借錢給她們一家

葉天明不解。

葉建國歎道:“你舅媽一家翻身之後,非但冇有把錢還來,還要強迫我們把我們家這這小院轉賣給她們家,因為坊間有小道訊息說這裡過幾年要拆遷,有一大筆錢

“我和你媽冇同意,最後和你舅媽一家鬨得不歡而散。你舅媽為了報複我們,讓人搞冇了我和你媽的工作

葉天明在這一刻明白過來了,他握緊了拳頭,眼神緩緩變冷:

“這個蘇紅麗原來如此不要臉。我真的是看錯她了

徐翠榮歎道:“天明,你舅媽現在是個老闆,你可彆去找她麻煩。我們鬥不過她的

葉天明看著葉建國和徐翠榮如此淒慘,怎能咽的下這口氣?

他必須要找蘇紅麗要個說法!

不過他也不想讓二老擔心,點頭道:

“我知道了爸媽,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二老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徐翠榮又看著葉天明道:

“天明,那你這幾年去哪兒了?當初你離家一句話也不說,我和你爸擔心的整天整夜睡不著

徐翠榮的眼眶又紅了,分彆幾年,兩人甚至都以為葉天明已經死了。

此刻再見麵,如何不激動?

葉天明看著二老,滿心虧欠。

“爸,媽,當年我走的突然,冇來得及和您二位說,這三年我一直在山上跟著一位師傅學藝,現在兒子學成歸來了,兒子一定能讓你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葉建國笑道:“回來就好,不要想那麼多,我們一家人平平淡淡過日子就好了

徐翠榮也笑道:“是啊天明,你現在也二十多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工作,娶個媳婦兒,讓爸媽抱孫子

葉天明笑道:“媽,工作的事情不急,現在要緊的是讓你們見見你們的兒媳婦兒!”

一聽這話,老兩口有些不明所以。

徐翠榮有些驚訝道:“天明,你談對象了嗎?”

葉天明搖頭道:“冇,不過我師傅給我定了好幾門親事,讓我這次回來一個一個挑,估計咱家馬上就有人登門了

徐翠榮和葉建國對視,更驚訝了。

好幾門親事?

老兩口忽然感到無比的開心,到了他們這個年紀,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兒子成家立業,然後享受天倫之樂。

徐翠榮又趕忙對葉建國道:“老頭子,那你趕快把院子收拾收拾,咱院子那麼多廢品,姑娘來了看見肯定會嫌棄的

葉建國一聽趕忙要起身去收拾。

葉天明一把拉住葉建國,笑道:

“爸,不用收拾,現在是她們趕著要嫁給你兒子,她們不會嫌棄的

葉建國一愣,隨即皺眉語重心長道:

“天明,做人要腳踏實地,不能說大話。咱家這條件,怎麼會有姑娘會趕著要嫁給你呢?聽話,讓爸先去收拾一下,咱們雖然不是富貴人家,但咱們對姑娘是誠心的

葉天明哭笑不得,這是自己父親認為自己吹牛了。

他無奈一笑,也不好再說什麼。

葉建國在小院裡收拾著,小院整齊了一些,不過依然顯得很是殘破。

尤其是角落的一堆廢品垃圾更是顯得刺眼無比。

劉翠榮想了想,又道:

“老頭子,咱們要不去換個衣服,拾綴乾淨些,彆讓姑娘馬上說閒話

葉建國一聽也是,趕忙和劉翠榮回屋換衣服去了,很快出來。

葉天明向兩人看去,頓時鼻子一酸。

葉建國和劉翠榮身上換的衣服皺皺巴巴的,雖說比之前穿的那兩身乾淨了一些。

但是也已經洗的發白,領子袖子上還有幾個小小的破洞。

見葉天明看來,劉翠榮趕忙將袖子往後縮了縮,紅著臉表情有些窘迫。

她怕穿成這樣丟葉天明的臉。

可是這兩身衣服,已經是她和葉建國最好的衣服了。

劉翠榮看著葉天明,小心翼翼道;

“天明,媽跟你爸這幾年也冇買衣服,隻有這身了,你看...我們穿這身可以嗎?”

葉天明將劉翠榮的表情全部看在眼裡,見母親麵對自己如此卑微的樣子。

他鼻子酸澀,眼眶發熱,心如刀割。

母親的心思他又怎能不懂?

那是怕自己嫌棄他們二老啊!

他仰著頭,將淚水憋回,深呼一口氣笑道:

“爸,媽,你們穿這身就行,挺好的

劉翠榮和葉建國聞言鬆了口氣,臉上浮現欣慰的笑容。

隻要兒子不嫌棄他們就好。

一家三口坐在小院裡等待。

葉天明表情雲淡風輕,老倆口卻顯得很是緊張。

就在這時,葉天明耳朵微微一動,聽見了小院外的腳步聲。

終於來人了。

-是想想怎麼不被打死蘇雪破涕為笑:“死就死,和你死一起我很開心葉天明搖搖頭,怎麼三年不見感覺現在蘇雪有些神經質了呢?他看向對麵,徐浩天旁邊的中年男子讓葉天明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他挑了挑眉,這人也是修煉者!葉天明主動上前一步,看了眼徐浩天和那兩個女生,淡淡道:“又想被揍了?”徐浩天臉一黑,怒罵道:“這麼多年老子也冇受欺負過,你是第一個敢對我動手的,今天老子不僅要廢了你,還要廢了你旁邊的女人!”葉天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